但是

2021-01-31 09:40

由于母亲是重庆人,16年前,之前一直在北方生活的刘家政(化名)来到重庆,跟家人平静地生活着。但是,今年10月初,他愿意出资40万,向儿子就读的重庆铁路中学捐赠非智能手机的举动,却让他深陷质疑的漩涡。因为初衷非常简单,刘家政从未打算正面回应这些质疑,为避免误会成炒作,他甚至不接受当面采访。昨天,刘家政考虑再三,决定接受重庆晨报记者的电话采访。

刘家政:记不清了。接到采访电话,心里就焦虑。不是因为怕,而是有些问题,带着强烈的质疑,很有攻击性,完全偏离了我初衷。

3.捐赠的手机是哪里买的?

7.最近接到多少媒体的电话?

刘家政:我并不是要孩子放弃智能手机,只是想让他们在青春期这个阶段,暂时放下,现在的放下是为了将来能更好地利用。为什么选择中学来试点,因为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,好奇心最强,同时又是智力和身体发育的关键时期。即便用普通手机对孩子的学习不一定有帮助,但只要保护了他们的眼睛和颈椎就值得了。

要是我在场,我也会赶跑他们。我最生气的就是这些带着商业目的的行为。

刘家政:用过。去年暑假,花2000多元给孩子买了部智能手机,很快问题就出来了。

刘家政:40万只是我一年收入,不会因为拿来做这个事情,降低生活品质。我跟学校没有签订任何协议,但不会单方面终止。班级试点开始后,只要校方要求,我就一批一批地捐。

效果还是有的,孩子的视力有所好转,不像以前只顾看手机,不爱搭理人。一次,孩子回来讲学校的见闻,说有同学因为玩手机太投入,结果下楼梯时摔了跟斗。我感觉要做点什么,来拯救更多的孩子。于是就给校长发了短信。

5.这些手机怎么分配?

4.40万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9.网上的质疑,你怎么看?

2.选择铁路中学试点是因为孩子在那里就读吗?

6.家人和朋友是什么看法?

手机不离身,吃饭玩,做作业也玩,最爱小游戏。开学不久,孩子的视力就开始下降,一学期换了两副眼镜,度数一直涨。不光是视力下降,睡眠也不好了。睡前最后一件事和起床后的第一件事,都是玩手机。

这个时候,我感觉给孩子用智能手机是一场赌博,我不想拿健康做筹码。今年暑假,就跟孩子商量停用了。孩子一百个不愿意,但还是换成了非智能手机。

刘家政:有这个原因,但主要是黄校长。以前开家长会听过他讲话,慢条斯理,比较严谨。感觉他对教育有理想,有情怀。前期一直是短信交流,我的想法成熟后,跟他和学校的其他领导有过一次当面交流。当时校方作出了承诺,要保护我的隐私,我才同意做这个事情的。

8.具体是哪些问题呢?

10.最近有没有什么让你特不高兴的事情?

刘家政:有。前两天黄校长告诉我,有家通讯企业找到学校,想让这批手机,全部用他们提供的电话卡。结果被黄校长赶跑了。

1.你的孩子用过智能手机吗?

刘家政:朋友全都不知道这个事情,一直匿名。家里只有我爱人知道,她挺支持的,觉得我是在做善事。儿子一直不知道,我打算让他上大学之后才告诉他。上大学之前,让他坚持用普通手机。

我们只是提供手机,孩子们还是继续用他们之前的手机卡,什么乱七八糟的商业行为,离孩子们远一点。

我不是“土豪”,我只是一名父亲,只关心孩子;有人说(更换智能手机)是历史的倒退,我承受不了这些,我的初衷是很简单的,只想为孩子们的健康做点什么,现在却搞得复杂了。

刘家政:就在重庆买的。我先上网查了一下,看有哪些手机适合。选好后还给手机的售后打了电话。最后选的这款手机,有通话和短信功能,可以上qq,但不能浏览网页。上qq是考虑到孩子们交流方便,班级的群有什么通知,好及时获悉。全靠发短信的话,资费肯定会增加。

刘家政:一些隐私的问题。有问捐赠是否合法?为什么不先捐给红十字会,再转给学校,是不是有什么个人目的?是不是卖手机的?为什么不捐给贫困山区的学生……五花八门,什么问题都有。

刘家政:这是学校考虑的事情。之前跟校方沟通过,必须以班级为单位,集体领取。而不是某个学生私自领取。为什么要这样规定呢?我们不能孤立哪怕一个孩子。比如全班大部分同学都用智能手机,个别孩子用普通手机,就会形成一种不好的氛围。所以,只能全班一起换。

还有一种说法,专家、学者建议可以考虑换个方法。我回答说,他们(专家学者)要的是论文,我们需要的是方法。等讨论完了,孩子都老了,你有更好的方法吗?遇到这样的问题,我一般都是反问回去。